08-16

2019

  就徐则臣个人的写作来说,《北上》也呈现出不一样的风貌。《耶路撒冷》以及更早期的作品中,初平阳式的知识分子形象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,他们既勇敢又懦弱、既坚定又纠结,他们不断地否定自己、质疑世界,却又一次次披荆斩棘地重新上路,有一种时刻与自己、与世界较劲,同时又不肯服输、不肯妥协的“拧巴”的精神。某种意义上,正是这一类人物,构成了徐则臣小说独特的内在精神张力,体现了他对现实、对人生的思考。而《北上》时的徐则臣仿佛度过了那个“拧巴”的阶段,虽然小说中依然存在谢平遥这样的人物,但是很明显,谢平遥的纠结和拧巴短暂且稀薄,取而代之的,是不问前程、不惜所有的坚定的“北上”的精神。整部小说正是在这样逆流而上的精神的统摄中,显得异常坚决、确凿。《北上》剔除了徐则臣以往写作中所呈现出的枝蔓斜出的犹疑和反复,成为了一个闭合的、“圆满”的作品。这一方面显示出小说家徐则臣正在一步步走向成熟和稳定的努力,但另一方面,就像米兰·昆德拉所说,“小说的精神是复杂的精神。每一部小说都对它的读者说:‘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。’这是小说的永恒真谛”。《北上》的饱满与丰盛显而易见,它的世界视野、历史纵深、人文关怀显而易见,但是一部过于“显而易见”的小说,却丢掉了那些更具魅力和诱惑力的未知感、不确定性。我们期待理想的小说能呈现更多的暧昧、复杂,就像我们渴望生活中那些不期而至的意外与惊喜。

08-16

2019